建湖史志网

通知 | 党史动态 | 方志动态 | 党史研究 | 方志研究 | 方志成果 | 史料征编 | 纪念场馆 | 革命遗址 | 惨案实录 | 烈士 | 史话 | 人物 | 采风 | 风物 | 淮杂文化

信息海量化的时代下年鉴的规范与创新

时间:2018-10-29  来源:建湖党史办   作者:刘莉

 摘要】信息化时代背景下,对于年鉴编写的创新已经形成共识,也是必然要求,笔者认为年鉴创新的重头戏就是在记述内容上应该重点突出“基础信息的全面”和“大闻要事的反映”,另外年鉴在框架结构上可以突出个性化和特色化,在机制上也应创新方式服务于社会应用。但任何事物都有其内在的规定性,都必须遵守一定的规范,年鉴也不例外,年鉴的创新也离不开它本身的规范,两者不可有所偏废,互联网背景下,要妥善处理好这两者关系,才能编写出好的、更高质量的年鉴。

关键词】信息化 年鉴 创新 规范

 

当今社会已经进入一个信息时代,互联网背景下,人们通过网络可以简单地主动或被动地接受海量的信息,那么作为信息载体的年鉴,应该如何满足广大读者的需求呢?如果一部综合性年鉴的时代特征不鲜明、地方特色不明显、框架雷同、栏目老化、有效信息少,内容、质量未能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那么它就会被社会逐渐地摒弃。年鉴编纂要改变这种尴尬的局面唯一的出路就是创新,年鉴常编常新成为了广大年鉴编纂工作者的共识和追求的目标。但任何事物都有其内在的规定性,都必须遵守一定的规范,年鉴也不例外,年鉴的创新也离不开它本身的规范,两者不可有所偏废,互联网背景下,要妥善处理好这两者关系,才能编写出好的、更高质量的年鉴。

一、关于年鉴的创新

 年鉴内容的创新

年鉴记述的重点是什么?

长期以来大家总是在不断地强调年鉴尤其是地方综合性年鉴的全面性、综合性、百科性,将年鉴称为“地方百科全书”、“资料大全”、“文献总汇”,等等。因此,目前正在出版的许多年鉴,由于编纂者缺乏年鉴内容重点意识,加上出于所谓“为续修志书积累资料”的考虑,在年鉴编纂中,习惯于原汁原味、不厌其详地罗列大量的日常工作、例行会议,自然主义地记述大量的一般性活动,将鸡毛蒜皮扫做一堆,造成年鉴部头越来越大,内容越来越芜杂,而有效信息明显不足,检索性、可读性越来越差。鉴于以上情况,探讨年鉴的记述重点,强调其重要性,是完全必要的,也是适合时宜的。

笔者认为在如今的信息海量化的时代背景下,年鉴内容应该具备科学性、基础性、综合性、系统性、专业性。年鉴记述的重点应该突出“基础信息的全面”和“大闻要事的反映”。

年鉴基础信息由对应领域的基本情况和基本指标数据构成。为了让读者对年鉴对应领域的基本情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并为他们进一步调查研究打好基础,年鉴的基础信息务必求全,基本情况和基本指标数据应当不缺不漏。比如一些基础性信息不全的表现:(1)动态信息各部类中的“综述”或“概况”条目缺少基础信息。例如,有的“概况”条目只概括说明年度工作情况,不提供相关的基础信息;有的“概况”条目只空泛地说明基本情况,不提供基本指标数据。在不少年鉴中,查不到有多少共产党员、有多少民主党派成员、有多少基层党组织;至于医生、护士、教师、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律师、公证员、文艺工作者、体育运动员、残疾人、农民工、流动人口等等数据,更是无处可查。(2)主要经济社会发展指标数据不全且缺乏连续性、可比性。有的经济部门对完成的主要经济技术指标报喜不报忧,年景好就多写几项,年景不好就少写几项,造成指标数据纵、横均不可比。有些只提供经济发展指标数据,不提供社会发展指标数据,造成严重缺项。

年鉴要强化反映大闻要事。年鉴虽然逐年编纂连续出版,但每卷篇幅总是有限的,它只能以有限的篇幅和条目数量来反映客观世界的年度发展变化,因此,对客观世界丰富的年度信息必须有所取舍,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由于大事要闻具有年度标志意义,人们普遍关注,检索频率相对较高,因而择大而记、择要而录便是明智之举。那么,如何择大择要呢?从道理上讲,就是要着重收录有重大社会价值和重要资料价值的题材。从原则上看,党和国家工作的重点,领导机关关注的难点,人民群众街谈巷议的热点,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以及重大成就、重要变革、重要经验、重要人物、重要成果、重大奖励、重大社会事件或自然现象,等等,都应当成为年鉴反映的重点。

年鉴的其他创新

 必须创新年鉴的框架。目前,从地方综合年鉴的实际看,框架雷同化、模式化的问题比较突出,不同地方的年鉴框架设计、栏目名称、体例模式等等都相同或相似,甚至读起来内容都觉得差不多,缺乏个性; 要打破这种“千鉴一面”的格局,就要实现框架的个性化。各地的年鉴应当有自己的特色,不应当互相照搬照抄。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深入发展,各种新事物、新问题的不断出现。年鉴框架要客观、准确地反映地域发展的面貌,每年都应该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对框架的结构作出适当的调整、优化和创新,使之尽可能科学合理、系统完备、层次分明,从而凸显时代特色、地方特色和年度特色。

年鉴机制的创新。在信息大爆炸的当今社会背景下,网络技术一日千里,年鉴作为信息载体,不创新就没有前途。出版形式要实现多样化,创新年鉴品种与载体,强化服务社会的功能。在坚持出版印刷纸质年鉴这种静态信息的同时,也要主动适应新形势发展的要求,编辑出版电子年鉴、网上年鉴,实现年鉴网络化。加快地方年鉴的电子化、网络化建设是顺应潮流的重要举措。

二、年鉴的创新必须以规范化为前提

适应时代的发展,年鉴的创新已经成为势不可挡的趋势,但不能因此就重创新、轻规范,年鉴的规范是保持年鉴之所以还被称之为“年鉴”的重要原因,年鉴的创新必须以遵守规范为前提,在以上提到了年鉴的创新,这里仍觉得需要提一下年鉴的规范化。

年鉴的规范化包括的范围很广,如年鉴作为一种出版物就要遵循出版物所应遵循的有关规范化要求,贯彻国家对图书、期刊的有关规定,如《关于出版物汉字使用管理规定》、《标点符号用法》、《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还有《出版管理规定》、《图书质量管理规定》、《期刊管理暂行规定》以及《著作权法》、《广告法》等。但年鉴有其自身的特点,年鉴的规范化主要就是根据年鉴的自身特点、以体现年鉴的性质功能而制定出一些为大多数人所认可的标准。主要应包括:年鉴的内容要规范,年鉴的形式要规范,年鉴的工作要规范。具体来说应包括以下几方面:

1.年鉴的框架结构要规范。在年鉴的创新中提到年鉴的框架应当注意地方特色和时代精神,但不能忘记基本的框架设计要求,如地方综合性年鉴,其最基本的框架结构应包括能全面系统地反映当地党、政、军、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各方面情况的各个栏目以及专文、专栏(大事记、人物、法规、文献等)、附录以及目录索引等。这有利于读者的阅读和检索,从全国范围来说,同一类型年鉴基本框架结构的规范就更能体现这一作用。框架结构的规范化还包括框架结构的基本稳定性,这也是为了便于读者的阅读和检索,同时有利于保持年鉴自身特色、风格和连续性。

2.年鉴条目的编写要规范。一是条目内容要规范。年鉴是以条目为主要载体,除专文、特载、法规、文献、附录等一次文献及索引、书目、提要等二次文献外,条目是年鉴框架的最基层组织,也是年鉴内容的最直接表现形式。年鉴条目大体分两类,即综合性条目与专题性条目。条目要有科学性,要将基本情况、基本数据交代清楚。其取材标准有大事、要事、新事、特别事;要既谈成绩也谈缺点失误。其内容应注重资料性、信息性、可读性,既对社会有借鉴作用,又有存史价值,做到“大事不漏、小事不凑”。条目的内容应以提供资料为目的,以其是否能提供有用信息衡量其价值标准。一个条目被读者所检索的内容能解答读者的疑问,或是被读者所引用,说明此条目的有用信息含量高。怎样才能提高条目的信息含量?首先要对材料作整体处理。应用综合概括手法,通过归纳提炼,抓住共同点,将材料综合成一个整体进行反映。其次要把握材料的实质性内容。二是条目的文体要规范。年鉴条目文体有其特征:篇幅短小精悍、写法直进直出、不拐弯抹角,不藏头露尾。文稿要回避议论、描写和抒情,努力拧干水分,使信息资料高度密集。用客观、准确、简明、严谨、平实的语体记叙内容。三是条目标题的规范。年鉴条目的标题,既是条目内容的聚集点,也是读者检索资料、获取信息的门户。条目标题要简明扼要,具有高度概括性,一般不用修饰词。

3.年鉴的其他规范化要求:如年鉴的开本、装订、版式要规范化,统一年鉴的开本、装订、版式,有利于识别、阅读和收藏;年鉴工作的规范化,指年鉴组稿、编辑、出版、发行、收集广告图片以及组织安排、工作计划、人员组成、分工协作等的规范化,年鉴工作的规范化旨在提高年鉴的编辑质量和工作效率,等等。

有人担心年鉴规范的制订会导致年鉴的僵化,阻碍年鉴的发展创新,其实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规范与创新本身不构成尖锐的对立,而是互动的。把规范与创新对立起来,似乎强调创新就会导致不规范,讲规范就会阻碍创新,这都是对规范与创新的曲解。规范化并非要求千篇一律,而是求大同存小异,在大致规范的前提下突出各自的特色;同时规范化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由人制定的年鉴规范本身是不完善的,只要在实践中保持与时俱进,及时修改年鉴规范,以保证年鉴常编常新,年鉴规范就绝不会导致年鉴的僵化,也绝不会阻碍年鉴的发展。

 

上一条:新时代年鉴功能拓展
下一条:下面没有链接了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