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湖史志网

通知 | 党史动态 | 方志动态 | 党史研究 | 方志研究 | 方志成果 | 史料征编 | 纪念场馆 | 革命遗址 | 惨案实录 | 烈士 | 史话 | 人物 | 采风 | 风物 | 淮杂文化

瞿秋白对汉语现代化的贡献

时间:2018-10-26  来源:建湖党史办   作者:夏正凯 朱明君

 【摘要】瞿秋白是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之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同时也是汉语现代化的先驱人物之一,是第一位提出建设现代化语文的语言学家。瞿秋白一生都在致力于语言文字的研究,在探索汉语现代化的过程中,瞿秋白进行了专业的探索和思考。他的“瞿氏方案”绘制了中国汉语现代化的蓝图,指导了在各地开展的拉丁化新文字运动,他倡导的“文腔革命”、“文艺大众化”等群众运动,促进了文艺、文化在群众中的普及。本文从瞿秋白对汉语现代化的探索、推广及影响和贡献出发,梳理和研究瞿秋白汉语现代化规划建设的思想,认识瞿秋白作为中国汉语现代化首位倡导者对汉语规划建设意义。

【关键词】瞿秋白  汉语现代化  影响和贡献

 

瞿秋白是中国共产党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也是第一个全面规划未来汉语现代化建设和发展,完整提出创建“现代普通话的新中国文”理论和实施方案的现代语言学家。[①]瞿秋白倡导用普通话来进行书写,力求让纸上的语言能够被读出来、写出来,他提出普通话要全面发展、要在各个领域普及应用。瞿秋白对汉语现代化的探索,对推动普通话由国家通用语言提升为国际通用语言具有积极意义,对实现中华民族文化复兴具有重要意义。

一、瞿秋白对汉语现代化的探索

(一)汉语现代化意识的启蒙

瞿秋白出生于江苏常州,从小接触的是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在中学时代,瞿秋白有机会接触多样化、丰富化的语文。瞿秋白所在的中学新派思想浓、教学方式开放,在这里,他不仅可以学习白话文和文言文,还可以学习英语等外语。这所新式学堂先进的教学方式,给瞿秋白来带来了巨大的影响,进一步打开了瞿秋白的视野。1916年,瞿秋白考入武昌外国语专门学校学习英语,但是较差的师资和昂贵的学费让瞿秋白感到失望,随后瞿秋白投奔了曾任翰林院编修的姑父周福孙,在姑父那里,瞿秋白对中国古典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他日以继日的吸收着古典文学的精华。正是因为一方面接受了先进的现代化教育,一方面又对古典文学产生着浓厚的兴趣,瞿秋白同时产生了“救世观”和“避世观”,这两种矛盾观点时常冲击碰撞,但是现实让瞿秋白作出了正确的选择。1917年,瞿秋白进入北京俄文专修馆学习,这是瞿秋白语文生涯中的一次重要的转折点。在俄文专修馆,瞿秋白接受了专业的俄文教学,在系统的学习中,他的汉语水平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在俄文专修馆学习期间,瞿秋白还开始接触了俄罗斯的文学,他被俄罗斯文学中所表达出来的批判精神和现实精神深深地影响了,并因对俄罗斯文学的兴趣,开始对俄罗斯等外国文学进行翻译。随后,胡适白话文运动和五四运动爆发,这进一步唤醒了瞿秋白白话文意识。在五四运动中,瞿秋白作为俄文专修馆的代表,在运动中慷慨地演讲,并在《晨报》上发表了题为《不签字后之办法》一文。这个时期的瞿秋白虽然没有完全摆脱文言文的束缚,但是在文字使用上已经很白话了。191911月,瞿秋白等人一起创办了《新社会》,并利用刊物发表文章20多篇,这些刊物的发表,磨练了瞿秋白的汉语素养,他开始以研究的态度面对现实的社会,进行科学的社会批判。

(二)汉语现代化意识的探索

    五四运动后,瞿秋白对现实看的更清,也更深刻地意识到了语文普及对救世的积极作用,他开始寻求救国之路。于是,瞿秋白结束了在俄文专修馆的学习,以特约记者的身份前往俄罗斯。在俄罗斯采访期间,瞿秋白与郭质生在汉字研究方面志趣相投,两人成为“终生的知己”,他们在一起探讨两国的文化,一起研究怎样用拉丁字母拼写中国文字,互相激励成长。在俄罗斯采访期间,瞿秋白在郭质生的带领下,观摩了俄罗斯教堂的大礼拜,参观了莫斯科最大的教堂,瞿秋白开始更深入的了解俄罗斯群众的生活状态。瞿秋白还对俄国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产生了兴趣,在研究的过程中,瞿秋白发现这两次革命给俄国民众的识字状况和文化教育状况带来了巨大的转变。于是,在郭质生的帮助下,瞿秋白收集了厚厚的两本文字革命的资料。这两本资料中很有可能记录有倪海曙所说的瞿秋白这个时间写成的“最早一份”‘拉丁化中国字’的草稿。[②]19231月,瞿秋白返回北京,开始了他革命生涯新的开端。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重译了《国际歌》。在重译《国际歌》过程中,瞿秋白摒弃了传统的翻译方法,而是将翻译与社会民众联系在一起,与表达需求联系在一起,这也成为他后来从事汉字拉丁化所倡导的“普通话”的重要基础。由于宣传革命的需要,瞿秋白写作了大量与革命形势相关的文章和报告,写作风格也由文艺写作转向实用和专业写作。

(三)汉语现代化意识的成熟

1925年,在上海大学的筹建中,瞿秋白首次谈到了“文字上的革命”这个概念,提出了文字革命对提高群众觉悟,实现新社会生活的重要性。随后,瞿秋白又创作了大量的白话文作品,进一步锻炼了他的白话文写作能力,丰富了对白话文的实践和探索经验。1928年,瞿秋白第二次赴俄。因旧病复发,瞿秋白在俄罗斯疗养了两年。在这期间,瞿秋白除了完成既定的工作,还致力于文字改革的研究。经过多年的探索和积累,瞿秋白拟出了《中国拉丁化字母草案》,经过一年多的修改,于192910月正式定稿出版,并正式命名为《中国拉丁化的字母》(即“瞿氏方案”)。在《中国拉丁化的字母》一文中,瞿秋白阐述了中文采用拼音制的必要性及可能性,探讨了汉语声调的标注的必要与否和补充办法,以及拼写方案和拼写方法。随后,瞿秋白返回国内,该工作由“中文拉丁化委员会”继续进行。《中国拉丁化的字母》是瞿秋白对汉语现代化影响最大的一个改革方案。1931“中国文字拉丁化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通过的《中国汉字拉丁化的原则及规则》就是基于瞿秋白的《中国拉丁化的字母》编制出来的。

二、瞿秋白对汉语现代化的推广

  (一)“瞿氏方案”促进了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兴起

19319月,中国文字拉丁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海参崴召开,标志着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正式实施。这次拉丁化新文字运动是由中国共产党党员发起和组织的,他们是海参崴党校的师生,他们对拉丁化新文字充满信心和自豪。会议最核心、最重要、最有历史意义的工作是明确制定了中国字拉丁化的“行动方案”,它把瞿秋白的《中国拉丁化的字母》转化为《中国汉字拉丁化的原则和规则》和汉语《拉丁化新文字的写法》,完成了个人案头文本到具有法定效力的公共机构文件的转化。根据该方案的原则,除了拼写北方方言外,中国拉丁化新文字也可以有拼写各种方言的具体解决方案。

19321026日,中国文字拉丁化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这次的会议更进一步推动了汉字拉丁化运动的进一步发展,会议讨论了拉丁化新文字的出版和教学问题,成立了一个11人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专门负责对上年通过的《中国汉字拉丁化的原则与规则》,特别是其中所规定的新文字的写法进行修订。两次大会后,广大群众开始学习和掌握“新文字”,接收新思想。1931年之后,还陆续出版新文字培训教材、通俗读物、政治宣传品和文学作品,可以说在这段时间,汉字拉丁化运动达到了一个高潮。

(二)“瞿氏方案”促进了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推广

返回上海的瞿秋白继续他的汉字拉丁化研究和“瞿式方案”的修订。1932年,瞿秋白完成了《新中国文草案》的修订,经过深入的思考、探索和研究,瞿秋白未来汉语建设的蓝图越来越清晰可见。

19338月,《中国语书法之拉丁化》一文在上海出版,这是一篇正式介绍拉丁新文字的文章,在全国属于首例,此文的发表瞬间引起了上海乃至全国文化界的关注。19347月,《大众语·土语·拉丁化》一文进一步激发了文化界对拉丁化新文字的关注,拉丁化新文字在国内开始逐渐被更多人的研究。19346月,“文言复兴运动”发起,上海文化界组织群众,倡导“大众语”,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众语热潮。19348月,“中文拉丁化研究会”——国内第一个中国文拉丁化研究团体在上海成立。不久之后,“中国新文字研究会”在上海成立,这是一个全国性的研究机构。中国新文字研究会在上海发起《我们对于推行新文字的意见》签名活动,近700人参加,对新文字的推广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358月,上海“中文拉丁化研究会”编的小册子《中国话写法拉丁化——理论·原则·方案》在北平被大量翻印,许多学生读者买来学习,拉丁化新文字运动在北平埋下了火种。随后,清华大学学生组织了“清华拉丁化研究会”,并组织出版了《北方话拉丁化》宣传册。 Beiping Sin Wenz》是由“清华大学新文字研究会”编辑出版,这是北平的第一份新文字刊物。之后,这个刊物成为“北平新文字研究会”的会刊和北平新文字运动的指导刊物。继清华大学之后,北平的北平大学、民国大学等八个学校都成立了新文字研究会。与此同时,北平还成立了“北平厦门话拉丁化研究会”等团体。1935115日,成立了“北平新文字研究会”。

19358月,广州的新文字运动兴起,《读书周刊》上发表了三篇论述汉语拉丁化的文章。并很快就得到了文化界人士的支持和响应。19368月,“广鹘新文字研究会”加入“中国新文字研究会”,正式成立了“中国新文字研究会广州分会”。这标志着南方广州也汇聚到以上海为中心的全国性拉丁化运动当中。两个月之后,中国新文字研究会广州分会将拉丁化方案草案进行调整,最终确定一个统一的方案,即《广话拉丁化统一方案》。19381月,广州又成立了更具群众基础的“广州新文字工作者协会”。“广州新文字书店”还出版了广州话新文字的连环画《武训》。此后,广州的拉丁化新文字运动愈演愈烈,并成为拉丁化运动的中心。直到1938年底广州失陷,这场新文字运动中心方转移到香港。

北方的天津、西安、开封、太原,南方的苏州、贵州、南宁以及香港等地先后都广泛地宣传,有组织新文字学习的,也有形成了新文字团体的,有出版新文字书籍的,也有在报刊上开设介绍、宣传和实施新文字的专题栏目的,成为各自地区的新文字运动中心。可见,自19338月新文字在国内第一次被介绍、宣传之后,上海、北京和广州等地区乃至海外的新文字运动都迅速蓬勃发展起来。中国的汉字拉丁化运动进入高潮。

(三)“瞿氏方案”促进了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深化

1937424日,延安的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周刊》创刊。封面设计采用的是极大的新文字报头“ Jiefang(解放)[③]这是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重要讯号之一,预示着在共产党所领导的陕甘宁边区也在采用和推广新文字。据记载,19367月,志丹县办起了夜校,开始了以新文字为学习内容的扫盲实验。1936年冬,又办起了扫盲师范,旨在配合扫盲运动,积累师资。19373月,扫盲师范更名为鲁迅师范。将扫盲运动扩展到了红军中一部分不识字的连排级干部、勤杂人员、红军家属及在苏区做过基层工作的干部和医护人员。不难看出,这个时间拉丁化新文字运动正在悄悄成熟。

南方8省新组建的新四军也受到了拉丁化新文字运动的影响。军长叶挺也认为实行拉丁化是军队实施认字的最好的法子。根据叶挺军长的意见,新四军教导总队带领军队开始主要学习新文字。在这种新形势下,19381月,“陕甘宁边区新文字促进会”成立,与北上广等地区的学会、研究会等学术性组织不同,这基本上是侧重于推广和普及的群众团体。新文字促进会成立后,出版了名为《抗战到底》的新文字宣传刊物,并先后开办了6期新文字教学课程,编印新文字的课本和读物多种。19401月,“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召开会议,会上成立了“新文字运动委员会”。这意味着,新文字运动在延安掀起了高潮。

三、瞿秋白对汉语现代化的影响和贡献

(一)瞿秋白的“瞿氏方案”指导了拉丁化新文字运动

上海等各地的拉丁化新文字运动,虽然不是瞿秋直接领导和参与的,但是从性质上来说,是瞿秋白的汉语现代化主张的体现。这些新文字运动的倡导者以青年学生为主体,他们积极探索新文字运动的可行性,不仅推行汉语语言的拉丁化,而且还在探索建立各种方言的拉丁化方案,比如广州话、厦门话、安徽话等等。这样的社会形势,生动地体现了瞿秋白在与鲁迅的通信里所谈到的“人人都要做仓颉”的理想。瞿秋白更深刻的认识到了,以往的文言等汉字阅读和书写方式只是中国较为传统的一种记录方式,而不是唯一的不可更改的记录方式。记录中国话的中国文不仅是可变的,而且完全可以运用西方的拉丁字母,让拉丁字母东方化、中国化。这些青年新文字倡导者们正是在瞿秋白新文字思想的指导下开展新文字运动的。将各地的方言也变成文字可以书写,改变传统的风雅的审美取向,而最广大的群众能够灵活的运用这些文字。简易、通俗、口语化,成为社会的主流,成为最广大群众的习惯。

(二)瞿秋白的“文腔革命”思想促进了语言文字革命

19315,在《鬼门关以外的战争》一文中,瞿秋白首次提出“文腔革命”的口号。瞿秋白指出,文章的写作要“用现代人说话的腔调”来作,用白话文写出群众能理解的文章,彻底实现新文字社会。瞿秋白提出的“文腔革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汉语现代化的进程。一是因为“文腔革命”符合汉语现代化发展的内在规律。汉语言文脱节是中国社会普片存在的一种现象。根据人类书面语言的发展方向和发展规律,汉字改革是符合国情需要的现实需要。瞿秋白对“文腔革命”的倡导和实践,对现代社会语文的发展仍然具有不可忽视的积极意义和丰富的文学价值,是一笔值得我们继续加以总结和研究的精神财富。二是因为“文腔革命”促进文学的普及和文学的繁荣。“文腔革命”推动了30年代文学创作的繁荣,对社会产生了积极的、重要的影响。瞿秋白一直致力于汉语文字改革,为此进行了丰富的实践和探索,虽然瞿秋白“文腔革命”的理论存在不足,但从总体上看是富有开创性和建设性的,不仅在文学史和语言学史上有其应有的地位, 至今仍有其不可忽视的借鉴意义。

(三)瞿秋白的“文艺大众化”理论推动了文艺大众化进程

“瞿氏方案”是在提倡大众语的背景下提出来的,并将其和文字改革、文艺大众化结合起来,促进了文艺在群众间的普及。瞿秋白对文艺大众化的重视,来源于他多年从事宣传工作,认识到了群众的力量,为此他撰写了《大众文艺的问题》等六篇文章,详细地论述了文艺大众化的必要性及重要性。文艺大众化的实现离不开新文字的普及。瞿秋白认为实现文艺大众化,文字改革是一个重要的前提的基础,群众只有能够掌握新文字,才能更好地欣赏文艺,促进文艺普及。瞿秋白所提出的文艺大众化理论在当今社会也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文艺大众化的问题,一直以来也是我国文艺普及面临的问题。文艺大众化对提升群众文化素质,普及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五四”之后,西方文艺思潮一股脑涌入中国,文艺界人士过分强调西方文化,忽视了本国文化,使得本国文化发展岌岌可危。一直到《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发表,才系统地提出了文艺的大众化问题。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中国国情的现实问题,我国的文艺大众化未能达到理想的高度。瞿秋白的文艺大众化的理论,对于我们当今的文艺创作仍然具有指导意义。它启示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艺必须是现代化的文艺,必须是大众化的文艺。文艺创作者要有现代意识,如改革意识、创新意识、民主意识,等等。文艺创作者如果缺少这样的现代意识,又不吸收、借鉴现代文艺的形式和技巧,要创作出走向世界的文艺,将是极其困难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艺应该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是大众化的文艺。

 

参考文献:

1.汪禄应,《瞿秋白汉语现代化的探索》,中国文联出版社,20168月第一版。

2.倪海曙,《中国拼音文字运动史简编》,时代书报出版社。

3.倪海曙,《拉丁化新文字运动始末和编年纪事》,上海知识出版社。

4.薛荣,《瞿秋白的语言文字学思想初探》,常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5.冷玉健,《瞿秋白对中国“汉字革命”的特别贡献》,《文化文学》。

6.王志方,《瞿秋白汉字改革的思想与实践》。

7.刘小中,《瞿秋白与文腔革命》,《学术交流》总第105期、第6期。

8.宋致新、吴永平,《瞿秋白与文艺大众化》,《汉江论坛》20005月。

 

 



[] 汪禄应,《瞿秋白汉语现代化的探索》,中国文联出版社,20168月第一版,17

[] 倪海曙,《中国拼音文字运动史简编》,时代书报出版社,1948114

[] 倪海曙.拉丁化新文字运动始末和编年纪事[M].上海:知识出版社,1987:124

上一条:浅谈“一·二八”事变
下一条:下面没有链接了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