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湖史志网

通知 | 党史动态 | 方志动态 | 党史研究 | 方志研究 | 方志成果 | 史料征编 | 纪念场馆 | 革命遗址 | 惨案实录 | 烈士 | 史话 | 人物 | 采风 | 风物 | 淮杂文化

浅谈“一·二八”事变

时间:2018-10-26  来源:建湖党史办   作者:刘莉

 【摘要】  “一·二八”事变是日本侵华的重要事件之一,战争爆发于上海,而日本的直接目的却在千里之外的东北,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掠夺阴谋,但日本并没有获得实质性的胜利,“一·二八”事变给中国之后的全面抗战,赢得了时间,鼓足了精神,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  “一·二八”事变  原因  意义 

 

1932128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这是“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对我国发动的又一武装侵略。33日,中日双方停战,55日,中国与日本签订《上海停战协定》,是为中日第一次淞沪战役。

一、战争的起因

表面的原因

1932118日下午,日本僧侣在三友实业社门口敲鼓打钟,并向工厂投掷石块,引起了工人注意并追踪日僧。日僧逃至赵家宅附近,突然出现一群打手,直扑几名日僧,击毙一人,重创日僧。

“日僧事件”后,日本上海侨民群情激奋,仇华心理高涨,纷纷要求严惩中国工人,报复三友实业。田中隆吉顺势布置日本宪兵大尉重藤千春等人组织人员,袭击三友实业。20日凌晨2时,重藤千春带领60余名日本浪人乘夜偷袭三友实业,日人先焚烧厂房,厂内纱线付之一炬。在焚毁厂房之际,日本武装浪人在附近监视华人巡捕,其中两名华捕因发现事端而被击毙,一人受重创逃回巡捕房。

121日,上海领事村井仓松向上海市长吴铁城提出赔偿、道歉、镇压反日抵货运动等要求,并要中方将驻防上海的19路军撤退30华里,且设定最后答复时间为128日。蒋介石为避免与日本冲突,让吴铁城接受了最后通牒。吴于128日离最后通牒时限几小时之前答应了日本的要求,但当天夜晚日本海军以最后通牒没有执行为借口向19路军发动进攻,战争爆发。

尽管南京政府一退再退,却不明白,日本有要求是假的,求战才是真。不管南京政府怎样的让步,是否接受最后的通牒,战争都会如期而至,在上海求战已是日本规划的步骤。日僧事件和三友实业事件都只是日本蓄意制造的引发战争的导火索。

实质的阴谋

日军积极备战的行动暴露了野心。

“日僧事件”开启了日本发动上海战争的序幕,此后十天内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布置,完全与日本求和解的表面意图相反。

121日,日本海军派出航空母舰“能登吕”号(舰载6架飞机),巡洋舰“大井号”、第十五驱逐队(下辖军舰四艘)赴上海;22日,日本第一外遣舰队司令盐泽幸一发表声明,宣称中国如不作出“满意答复”,日本海军将采取“适当手段”。这是日本海军正式表态,表明事态有可能上升至军事冲突的层面;24日,日本内阁再次召开会议,决定再度加强上海的武装力量;25日,日本海军与外务部首脑举行联席会议,讨论发动上海之战的具体方案;26日,日本海军确定再次向上海增兵。至“一•二八”事变爆发,十天之内,日军在上海的兵力由六七百人骤然升至6500人,并有军舰十艘,飞机20架,装甲车十余辆。

急遽的增兵,可见日军认为机不可失,求战心切。与日本相反,中国方面,尽管对日军的动向不无了然,其心态,则完全相反,是避战为上。

22日,蒋介石、汪精卫等国民党高层召开会议,听取上海市长吴铁城关于上海问题的报告,蒋指示“先安内,后攘外”;23日,蒋、汪、孙科在宋子文宅邸会晤,再谈上海问题,蒋、汪一致认为“先行安内,方可攘外”,会议并决定调防抗日情绪较高的第十九路军,以免产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日本求战的真正目的在于“合法”占有东北。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沦陷。中国就向国联提出申述,要求国联召集会议制止日本对华侵略。尽管国联始终没有采取有力措施,但国联理事会绝大多数国家与美国都对中国表示同情,日本在国际社会日显孤立。对日本来说,军事占领并不等于拥有东三省主权,更不可能获得“国联”的承认。由此,日本碰上的最为棘手的问题,是如何把中国东三省从“国际法”意义上的中国切割出去,既占为己有,又获国际承认,更能解决日本面临的国际外交危机。

193110月,日本的应对策略,就变得日益清晰了起来。具体的执行办法,是分两步走。第一步棋,是将溥仪接到东北,成立“伪满洲国”,以使国联承认满洲“独立”。第二步棋,是与之相配合的在上海“搞事”。

“一•二八”事变,起于东北事变,但日本要转移国际注意力,为什么要将地点选定在上海?如果考虑到上海的特殊地位,恰恰满足了日本选择最佳进攻地点的各项要素。

其一,上海为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全国金融中心,是南京国民政府的财赋重地。如果上海发生战乱,南京政府势必穷于应付财政困境,无暇东顾。其二,上海作为中国最早开阜的沿海城市之一,经百年之后,已成各国列强的跑马场,各大国在上海均有错综复杂的势力与利益关系,上海一乱,必然引起列强的强烈关注。其三,日本有在上海发动事变的实力与基础:上海有大量的租住在租界的日本“居留民”,可临时武装,寻衅挑衅;上海在地域上临海,日本能通过海上路线及时补给战争给养及人员。

第一次淞沪战争,作为“伪满洲国”成立的遮蔽物,在1932年的年初,被选定了。恰如日本外交史家信夫清三郎日后在回顾中日战争时所说的,“上海事变是为了把各国注意力从满洲移到上海,以完成对满洲的侵略而发动的一种策略。”

调和的意外

在第一次淞沪战争中,十九路军“违令”抗日,成为名族英雄,如果当时出现在上海的不是十九路军,而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许抗战的史册上,少了这雄壮的第一次淞沪会战了。

十九路军本非蒋介石嫡系部队,自1927年北伐战争之后,连年为蒋介石利用,多次卷入国内军阀战争,高兴圩大败之后,十九路军高层对内战已极为不满。此时,“九•一八”事变爆发,十九路军深受震撼,其高层蒋光鼐、蔡廷锴等人皆表示,“枪口一致对外”,“剿匪徒劳无功,应转向抗日,以尽军人天职,为国家民族争取生存及光荣”,遂“在赣州宣誓反对内战和团结抗日”。

此时,宁粤和议为十九路军从江西“剿匪”前线开往上海提供了契机。

19312月,蒋介石在南京扣留国民党元老、粤派领袖人物胡汉民,国民党宁(南京,蒋介石)(广州,汪精卫)失和,双方陈兵湘赣,大有再开内战之势。“九•一八”事变后,迫于日本的压力,宁粤进入谈判。1931年年底,蒋介石调非嫡系的第十九路军进驻上海,其目的,是为宁粤双方在上海谈判创造条件,也藉此保证粤方代表的安全。十九路军前军长、该军精神领袖陈铭枢回忆称,“蒋介石把我请到南京,要我到广州去议和,并且答应调我的军队(十九路军)卫戍京沪,作为议和诚意的表示”。对于蒋介石的目的,南京政府外交部长顾维钧在向国联的说明中,说的更为明白,顾称,“此项军队(十九路军),纪律既严,对于国内和平与秩序之主张,又忠于拥护。驻在京沪一带,原为增进京粤之互信,而易致双方之谅解。”

19311120日左右,十九路军全部抵达南京和上海,总计三个师(新增区寿年第七十八师),三万余人。

第十九路军自驻防京沪之后,就受日人之骚扰。19321月,上海的事态日益严峻。各种情报显示,日军进攻上海已成不可避免之势。十九路军高层乃在一月中旬召开会议,讨论进退之策。

会议主要围绕两点展开。其一,日军来犯,是战是走?南京政府推行妥协避让政策,十九路军则守土有责,会议结果是十九路军认为,“我东北军过去的不抵抗,已铸成今日的大错,纵容敌人的骄傲,启发国际的蔑视,中国军人的价值已毫无存留余地,现在岂容再误”。其二,如何战,是退出上海战,还是据上海而战?该军认为,“我军原有卫戍京沪,警备淞沪之责,敌人以占领上海为目的,我军如退出上海,不论在真如、南翔或昆山取抵抗线,实际皆与不抵抗同”,且在上海抵抗,可因上海列强势力纵横,藉此减少日军横暴。最为关键的,是第十九路军与日军在军备上,存在不小的差距,该军认为在上海战,能凭借上海的有力地形与敌人展开巷战。

128日夜,日军挑起了战争。有备而来的日军,撞上了同样有备而来、满腔杀敌热血的第十九路军。

二、战争的意义

鼓舞了国人的士气

“一·二八”淞沪抗战影响深远,大大地鼓舞了中国民众与军人的士气,抗日的十九路军受到了人民的欢迎,蔡廷锴成了抗日民族英雄,不管是在国内还是游历欧美,所到之处均受到英雄凯旋般的欢迎,所经各处店户均张灯结彩,旗色飞扬,街道两旁则人山人海,万头攒动,爆竹声,震耳令欲聋。对比之下,张学良成了丢失东三省的罪人,到处受人唾骂。上海开战一星期,正在十九路军得胜期间,军政部长何应钦就来严厉斥责“谁叫你打仗?”蔡廷错严辞以告:“廷锴以将在外,决不受此乱命。付思我十九路军多数系广东人,血性男儿,均主张与日寇拼命”。“抗日救国尤是我卫国军人天职”。“自‘一·二八’以后,吾人均以正义为作战目标,全体将领士兵决心牺牲到底,只有前进,不能后退。”上海抗战使得中国停止了内战,走向统一,也终于促使张学良下决心兵谏抗日。此后,全面抗战爆发,投靠日本人,成为汉奸走狗卖国贼的只是少数,而几乎每一个血性军人,每一个中国人都奋起抗战,为抗日战争不惜牺牲,抛头颅、洒热血、血染沙场,无私无畏,表现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和气节,不知多少人为挽救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牺牲生命。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十九路军树起了中华民族抵抗外来侵略者的丰碑。
   
战略上中方完胜
   
关于此战的成败.应历史地看待。

“一·二八”淞沪抗战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大大提高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在华盛顿,欢迎蔡廷错的学生会主席致词说“蔡将军为中华民族英雄,淞沪一战暴日受挫,从此世人轻视中华民族之心理,成为之一变,中国的地位,亦因此而提高”。不但华侨学生有这种看法,连国际上的政要亦改变他们的看法。意大利总理墨索里尼就亲自约见了蔡廷锴,并对他说:”我为何要欢迎你,因为向来从未见有中国人敢和日本人抗战者,有之,惟蔡将军耳。不特中国人要崇拜你,即外国人也要崇拜你之英勇,不管中国政府对你之态度如何,我今天要热烈欢迎你”。
    
“一·二八”淞沪抗战是贫弱的中国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奋起抗击的一战,粉碎了日军侵占中国上海的企图,推迟了日本军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爆发,至少为中国赢得了5年时间。在这段宝贵的时间中,国民政府基本上完成了统一,红军亦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国的形势、结构与体系均发生了变化,为1937年的全面抗战创造了条件。“一·二八”淞沪抗战中,作为弱国的中国,居然通过血战重创了优势的日军,迫使日军不得不签订停战协定,这为中国最终取得抗战胜利奠定了成功和自信。对此,宋庆龄曾言:“人皆以中国此次战争为失败,实则中国在精神上完全胜利,日本所得者仅物质之胜利而已。得精神胜利之人民,必日益奋进于伟大光荣之域,得物质胜利者,只日增其侵略与帝国主义之野心,终于自取覆亡而已。”

美国著名作家和新闻记者埃德加·斯诺,目睹了淞沪战役的全过程。他在所著《复始之旅》一书中说:“然而,上海‘一·二八’之战对中国人民的思想产生了永久的不可逆转的影响。它使中国许许多多青年人相信,如果全国团结一致进行爱国斗争,中国就是不可战胜的。只要有正直、无私的人来领导,经过良好的训练和有充足的装备,中国军队也同样能够很好地为自由而战。这一‘发现’振奋了人们正在消失的斗志,最终造成了一种政治气候,迫使蒋介石不得不与他的‘最凶恶的头号敌人’妥协,共同抗日,使亚洲的历史发生决定性的改变。”

上一条:从新四军苏中印刷所的廉政实践看 新形势下的廉政教育
下一条:下面没有链接了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窗口